Adele

「双玄」公无渡河








第五章

谢怜推荐的自然不会是个平平的人

公无渡原以为他不过是在谦虚,或是为了合作愉快真的找了个水平不错的

可当公无渡来到山下的酒楼时——

那名坐在窗边客座,手中筷子不停的黑衣公子,还是令公无渡呼吸一滞

太尴尬了

曾几何时,公无渡也是个节操四处扔的混一代,和师父勾肩搭背狼狈为奸,混迹青楼勾栏,见过男人女人的类型比吃的盐还多。什么?你说修行之人应该除六欲?那怎么还那么多人栽在情劫上

不过,师父选男人的眼光比较神奇,她喜欢那种有钱话不多不是倒霉蛋就是克妻命类型的

公无渡对此非常不屑一顾

有一个没有真人只能看纸片人过干瘾,还喜欢拉着别人一起过瘾的师父,公无渡的态度便有些奇怪

贺玄,绝境鬼王,长得帅会游泳业务能力好……基本除了是个死人之外找不出第二个缺点。

不过绝境鬼王不是死人是活人就有些惊悚了

托着下巴,公无渡不由回想那些年陪师父画过的黑水像。黑水折三师很有名,关于黑水与风师、水师的爱恨纠葛也很出名。实际上,他还真没看上去那么无知无畏,毕竟他师父还是黑水粉丝后援会会长,收藏有各种各样类型的各色刊物

然而就目前看来,黑水玄鬼倒是没有一点画册上的白日宣淫气,反倒是真正配上了他的名字,黑衣黑发,宛如浊世佳公子。

真是小话本害死人,早知今日当初拼着被师父打死也不该看那些有色读物

十分惭愧,直到两个时辰后,公无渡站到鬼市门口,才终于感觉没那么尴尬了

贺玄也感觉很尴尬,新任水师是个以武入道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水师大人看他的眼神

上天庭的水师他见过不少,看他的眼神或不屑或畏惧或愤怒,像公无渡这样……的实在是太稀罕了

虽然与凡尘人们看他有些不同,但本质还是一样的,那就是——看啊!说书人嘴里的角色成真了

贺玄本以为,他作为一个敢与水师争权的鬼,在任何一任水师眼里都该是邪门歪道人人得而诛之,却不想公无渡师父磕的开心,带的公无渡也很有些一言难尽

那眼神……很热切,热切中带了点心痛,真活见鬼,他居然还看出点恨铁不成钢

他唯二的绝境鬼王,居然被人拿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?!

虽然听说过怎么去鬼市,但真的到鬼市还是第一次

贺玄是个没耐心的,一把拽着还有些迷糊的公无渡往极乐坊走

赌坊大堂,果然爆满,人头攒动,大笑与哭喊齐飞 

贺玄冷冷的看着赌坊里的众生百态“我去侦查,你负责吸引注意”




骰子牌九,五木双陆。

蟋蟀赌马,纸花骨牌。

要享人生极乐,必先抛红尘往事

在人声鼎沸的赌场里,公无渡拎着一小袋碎银,冷静而镇定的站在了人最多的赌大小前,眯着眼盯着庄家手里的骰子,琢磨着第一把要杀它多少才好

没错,杀它多少,而不是亏多少

师门奇葩,贴补家用全靠赌坊劫富济贫,公无渡于赌博一途非常的有出息

极乐坊要经营,自然不会出千。既然如此,便别怪他下手黑了

还没想好的故事

这只是一个脑洞

要不要动笔还没决定好


女主斯嘉丽·格林德沃是GG堂兄与GG未婚妻私奔生下的哑炮女,GG收养了父母双亡后被寄养在精神病院的女主

GG发现女主虽然不是巫师,但她是个擅长计算的变种人。GG和AD决斗失败后,自囚于纽蒙迦德。女主被魔法部以GG之女通缉,囚于阿兹卡班,绝望之中,自行进化beta级变种人,破阿兹卡班而出。

女主逃狱后,回到美国,在金融行业大放异彩,同时,变种人与巫师的斗争正式打响

差不多就这个想法,没想好到底开不开笔

「双玄」公无渡河






第四章



  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!

  而孽缘更是条神奇的锁链,百转千回总能把你带回那个倒霉鬼的身边

       虽则水师观已有几十年没得清理,但好在香炉,签筒等杂物都是现成的,除了神像……

       公无渡有些头疼

       他在此之前可没做过画画或者雕刻之类的手工活,何况还是做给自己的

       但没有神像的观,算什么观?虽说是他本尊就在这里了,但让他每天自己坐到供台上,他肯定是坚持不住的

       算了

       拜谁不是拜,黑猫白猫,能抓老鼠就是好猫;像自己不像自己,能听到祈愿就是好神像

       公无渡拿起原先摆着的木雕,说起来……这两个木雕还真有几分像他自己

       哈哈哈……

       一点也不好笑

       这让他想起师父那张看书写字吃饭打坐做手工睡觉的床。

       这和使剑的不同之处就在于,若使剑,你能以一招,化出千万种变化,那便是绝世的剑客。而仅仅一张床,你能推敲出那么多用途,那你这个人就有点懒了,更别说他师父还是个女人

      又扯远了

       想新的神像得先有钱,公无渡认认真真地在思索该上哪去赚钱赚功德,第二日,谢怜便请他去了一趟荸荠观

       谢怜算个半隐退的高位神官,不住仙京住人间。公无渡一路走来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是个好地方。进了荸荠观,谢怜转身,开门见山“水师大人,有事相求,可愿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      这倒是个稀罕事,白无相一事后,谢怜在天京的声望地位便是极高,若是想做什么事,根本用不着求别人

      谢怜往门上丢了个隔音法术,确保外面的人听不见了,才哑着嗓子道“……是这样的。水师大人可听说过鬼赌坊”

       公无渡略一思索,道“听说过”

       若说鬼市乃是鬼界繁华之地,那鬼赌坊便是鬼市里最热闹最鱼龙混杂之地

       “寻常鬼赌坊赌的无外乎是财势姻缘,但这极乐坊赌的却是凡人运数”谢怜道

       赌坊是俗世爱玩的东西,鬼自然也有几分性质,虽然赌的东西千奇百怪,大家也有着不成文的规矩,赌归赌,你可以赌财运,可以赌姻缘,但绝不能赌运数。

      须知天上的神仙都是凡人飞升点将上去的,赌斗输掉飞升命数的自然叫人不齿,而开赌坊的幕后之人也必为修者神官所不容。

      “虽不知这个人是谁,但也不能让他继续为所欲为下去”谢怜道“我虽几次调查搜索那一带,却并没有什么线索,这极乐坊似能辨认神官。天界鬼界向来泾渭分明,虽说这件事让天界吃了大亏,可为斩草除根,还是不好让太多人知道。所以,此次,我需要一个人,下界探查,及时销毁”

      公无渡道“人心隔肚皮,这种禁术虽叫人不齿,可难免有人生出别样的心思。若大张旗鼓的灭之,既怕打草惊蛇使幕后黑手逃脱,又易损及与鬼界的关系”

      谢怜道“正是如此”

      公无渡道“哈哈,我好像明白些什么,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     谢怜道“所以你明白的!”

      公无渡道“什么”

      谢怜道“这鬼赌坊能检验神官,虽不知道靠的是什么,但总逃不过那几个原因”

       周身气息,灵力来源,或者干脆是记住了神官的长相

       公无渡想了想,道“那找一个被贬多年的神官如何?”

       谢怜摇头

       公无渡心中警铃大作

       “不是所有被贬神官都能做到心绪平和,毫不记恨”谢怜道“所幸上天庭的神官也有修非常道的”

       比如公无渡,非佛修非道修,更非功德飞升,他修的是剑,以武入道

       同等阶位的一个武修能稳压数个修行者,甚至连越几阶斩杀高阶存在

       公无渡裂唇一笑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“太子殿下,你人有眼光,只我经验不足,可能给我推个副手?”

       谢怜爽快的笑了两声“我倒还有一个不错的人选,你们两个一路,倒也照应”


「双玄」公无渡河








第三章


        仙京,通灵阵


        谢怜前段时间一直忙于两界外交,在鬼市辛勤操劳,好不容易抽空回了趟仙京交了差,本想着来都来了趁机会去找几位玩得好的神官叙叙旧,喝喝茶啥的,可他在奇英殿坐了一会,便听说新任水师遣散府中的一干中天庭神官,往凡间走了。


        谢怜道“不在?”


        谢怜话音刚落,风信便接口道“是啊,我先头还问过守仙京的,说是往人间去了,瞧着面色,倒还不错”


        慕情附和道“哼!现在那些水师府的小神官们聚在灵文殿哭的像死了妈。刚刚飞升便闹出这样的事,倒是罕见”


        谢怜饶了饶头,问“水师大人是把所有……都遣散了?”


        “哼”慕情冷哼一声,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”


        水师府在上天庭的地位着实尴尬,主掌的领域广阔,公事繁多,历任水师都要靠中天庭神官辅佐帮忙,是以这么多年虽有越俎代庖之嫌,旁人也无法指责


        但他会去哪呢?


        “凡间最近出什么事了吗?”谢怜又问道


        “公子新近飞升,应是没什么祈愿的”引玉道


        “太子殿下莫非是担心,公无渡年少轻狂,会去找黑水的麻烦”引玉笑道


        水师府与黑水关系特殊,不仅仅是因为师家兄弟与贺玄之间的恩怨情仇,风师府的事他大都插手不得,对水师府的态度便越发强势


       “怎么?要出门”黑水鬼域内,花城看着贺玄道
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觉得有些心里发虚。”贺玄扭头,“你看我印堂是不是在发黑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花城哑然失笑,“怎么,知道我是来收债的!” 
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前说好,骨龙借你,两不相欠”贺玄微微皱眉


        花城顿了顿,笑道“那后头我还帮你修复了风师扇,又怎么算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贺玄看着远处,像是在思索什么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后悔了,把风师扇给我便是”花城笑笑,“总归是不可归之人的物件,我拿去讨哥哥一个笑脸” 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东西,为何要给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在想什么?”花城笑得越发虚假


        贺玄道,“新任的水师” 


        花城:…… 
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半夜三更夸下的海口,花城简直头疼欲裂


        “你想怎样我管不着,只是这公无渡与殿下有些渊源,你若想做些什么别叫我看见也别让我知道”


        “若是不错,这水师职责自可交托”贺玄冷笑“若是不好,便也别怪我”


        但公无渡显然不知道夫夫二人对他的煞费苦心,他在海域游荡了几天,虽不至于眠花宿柳,却也不见什么特别动静


        上天庭的神官们便觉得有点郁闷。其实大家也不是特别想八卦看热闹,显得大家都很闲一样!


        等公无渡想起来通灵阵上去冒个泡的时候,一众神官都沸腾起来


        真是非常赤诚!


        他冒泡的原因很简单,因有这么一个问题:到目前为止,人间还没有谁为他新建过一座宫观。也许有,但反正天界没有搜索到,便没有任何记录在册。须知引玉飞升时,他师门给他建了寺庙香火供奉。奇英虽是师弟,但后来者居上,也有不少香火。他身为一名以武入道,正经八百飞升,且主管财运的水师如今却是没有一座宫观,也没有一个信徒供奉,这可真是非常尴尬了


        不过,尴尬也只是一小会的事情,因他突发奇想道“反正供奉的都是水师,那我用前水师的宫观应该也可以吧”


        诸位神官都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
        只听说神官之间争夺福地,谁他妈听说过哪个神官是直接占用前任宫观的


        脑回路清奇到这样一地步,也只有当年的仙乐太子能比了吧!


        而公无渡觉得如此决定委实能省好大一笔开支,不失为一件好事,做了决定,便又跳下了人间去。


        这一次,他落脚的地点是一个小岛


        公无渡见这里碧水青天,虽无稻田绵绵,却有肥美的海鲈鱼,心道“这次可真是掉在了一个好地方”再拿出灵文给的卷轴,小岛上正巧有一个歪歪斜斜的水师观,四下问问,居民都说“那观庙废了,没主人,偶尔有流浪汉进去睡一晚,随意住。”这岂不正合他意?当下走近前去。


        走近了他才发现,这小庙远看很破烂,近看更破烂。供的两尊神像,将将只能看出个鼻子和嘴,五官外形都不成样了。不过,这种程度依然在公无渡可接受范围之内,进去看了看便收拾起来。


        居民们一瞧,居然真的有人要在这里住下,很是惊奇,都凑过来看热闹。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一阵忙活,围观的看出这年轻道士竟是要驻守这一个小道观来,更稀奇了,纷纷问道“你这要供的是谁呀?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轻咳一声,道“自然是水师大人”


        众人一脸不忍“可听说这水师总是换来换去,没个头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道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那原先供的是哪位水师?”


        “是水师无渡”众人抱怨道“原是打算再建一座新的,谁知道神像还没打好,又换了一位水师。”


        “那是挺悲伤的”感觉就像大夏天排队买烤鸭,结果买过来的居然超级难吃。公无渡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


        众人又热切地问“那你要供哪一位水师呢?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温声道“谁都不供,只供水师”







「双玄」 公无渡河









       第二章

  水师府穷,是因为东海上有绝境鬼王,穷凶极恶,莫说是寻常神君,就连风水地三师都敢打敢杀。也正因为这样,先前几任水师虽然都是文神却各种修为强横,甚至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道门首领,可惜没一个的任期能超过三年,甚至还有一个人直接挂印归山——久而久之水师的名声也就在上天庭传开,更加没人愿意来


        水师府富,是因为有任水师极善敛财,陨落前给水师府留下巨额财富和各种珍稀法宝,虽则水师更迭,法宝财物都散的七零八落,但上天庭的水师府却保存良好,装潢精美还附带花园果园和温泉,完全可以直接拎包入住


        公无渡倒是不以为意,上任第一天先是同留守水师府的中天庭神官一起做了大清扫,然后又从灵文那借了几本道法秘籍,打算先学着怎么爬云怎么缩地千里


        小神官们忍不住就开始抹眼泪,顶头主子换来换去,他们这些小的也不容易,好不容易等来一个据说很擅武的,感情居然真的只擅武,真是好苦的命。 


       “自我修剑道起,师父便没教过我其他法术”公无渡一边翻看秘籍一边感慨,“现在看来,真的是复杂啊!” 


        好在通灵阵的法术简单易学,公无渡看书琢磨着,便捏了个诀儿,入了通灵阵


        一入阵,里面竟是格外的热闹,众多声音在阵里飞来喝去,乱成一片。公无渡第一次用这个法术,正颇感惊奇,只听灵文道“水师大人来了?这几日道法秘籍研究得怎么样啊?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道“还好还好。就这缩地千里的法阵太复杂了,哈哈,所以大家这是在做什么?这么高兴。”


        “在打赌”一个声音兴高采烈道“他们在打赌水师大人能坚持多久!”


        “……”


        “咳咳”一片沉默中,灵文出来打圆场道“奇英殿下慎言”


        公无渡想了想道“现在赔率最低的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   灵文道“水师大人真的想知道?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立刻道“我可不可以押我自己?”


        灵文道“水师大人知道自己手里有多少功德吗?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想了想水师府乱七八糟的账册道“没数过”


        灵文道“论收支不均,你水师府也算是一骑绝尘,没数过也好”


        公无渡沉默半晌道“这可真是头疼啊!”


        “如果你想挽回的话,可以适当减少府内开支”灵文道


        “明白了”公无渡点了点头


        “我觉得你不明白”另一个声音道,听着倒分外沉稳


        这三十多年数任神官交替下来,水师府用凋零来形容也不为过。水师府的党派划分泾渭分明,中天庭神官众多,分别是不同任的水师点将上来,光是内部分化内斗就伤了不少,更不要说重拾昔日门楣


       公无渡说他想明白了,便是想明白了,他解决麻烦的方法从来简单粗暴


        他召集了水师府中的小神官,将东流水拍在了桌子上,意思意思的表示自己不需要别人服侍,也不太习惯别人服侍。但看在诸位辛劳,如果住惯水师府,他可以另开一府旁住,至于此前那些乱七八糟的账本,他既身为水师,自然就接下了。


        一番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,他才提起东流水,走了出去


        临海地界,晌午时分,百姓要么出海打渔,要么吃完饭在休息,因此街上并没有多少人。


        公无渡年少时游历四方,对于寻欢作乐很有经验,当即拐弯进了附近一家茶楼。他点了特色的点心,在等着小二端上来的时候,听了两耳茶楼里的茶博士讲着东海黑水鬼域的传奇


        这也是与内陆不同的地方了,内陆若是要谈黑水鬼域,必然是要将它往坏里去讲,哪里会像东海一样,只当黑水鬼域是家里的邻居,甚至有兴趣说他们的趣闻呢?


        不过据说这么些年来,黑水玄鬼偶尔还履一履水师的职责,相比起水师府那些任神官,黑水的工作委实是个做得好的


        公无渡听了两耳,正觉无趣,不想这茶楼里也有别的客人觉得没意思。


        有客人丢了银子,对茶博士道“这些故事大家都听过了,不如说些波折的。黑水折三师,茶博士可知道这件事?”


        茶博士闻言,面色微微僵了一瞬


        那客人哈哈笑着,看热闹不嫌事大,又付了钱道“看来是知道的,茶博士不如说说,我付的起价!”


        海域富商众多,这些商人行走在外,也乐听个新鲜。海域说到底是个没有太大忌讳的地方,茶博士收了钱,略思忖了一瞬,也就重新开说了


        茶博士道“且说这黑水玄鬼,乃是与血雨探花,白衣祸世,青灯夜游并列的绝境鬼王……”


        公无渡收回了视线,将杯中的茶水重新满上,挨在桌上养个神。


        茶楼的茶博士讲黑水折三师实在太过熟练,半点也不像第一回,显然便是水师府在海域被大肆打压,委实惨了些,若是寻常,你总不能拿你邻居被寻仇的事来当下酒菜吧?


        一壶茶快要喝尽,茶博士的评书也说得快接近尾声,窗外仍有日影,透过老柳树的垂绦柔柔地照进来,在墙壁上晕出几块光斑。

「双玄」公无渡河








天官,半原著设定

OOC,含大量私设

新坑系列,完结前更新时间不定




        第一章


        人如果有想实现一件事时,大多会想着去求助于某位神。


        想高中的可去拜第一文神灵文真君;想求得一个好姻缘可去拜拜掌管姻缘的月老;想得个丰年好收成的可去拜拜掌农事的雨师篁;


        而上天庭有这样两位神官,历代居于此职的大都关系亲密,职责范围也互有牵扯,引得人间为二位神官建庙建宫观,都是放在一起祭拜,就连陨落,也是双双陨落。


        奈何一朝陨落,竟十数年无人接手,直到数月前,公子逐剑,才有人接了其一的官职


        你要问这位公子是何许人也?这个嘛,请听吾细细道来


        这位公子飞升时,由花冠武神钦点,做了天地五师之一的水师,因其名为公无渡,上天庭的神官们便尊其一声水师无渡。为人时不过一介闲散剑修,师门中排老二,上面还有个大几百岁的师兄。师门奇葩,大师兄叛离师门,另起炉灶;师祖嫉贤妒能,死后作祟;公无渡作为东流水剑主,衔月谷少主,在修行道上可谓得天眷顾,命途坦荡。唯有师门——算是他个人履历里的最大污点


        师祖便不说了,事情过去已久。然几百年前的那位大师兄,却是薪尽火传的给上天庭留下两个徒弟。


        别说公无渡,连谢怜都想不到。谁能想到西方武神权一真竟然是大师兄的徒弟的徒弟。


        主支不兴,分支猖狂


        徒弟一门二飞升,师父却毫无建树,不可谓不奇葩


        公子痴于剑道,修行途中,有两个广为流传的故事


        第一个故事,发生在他三十五岁时


        公无渡入剑道不过十年,于正道毫无建树,且他这毫无建树与他师父的毫无建树情况还不同,只因公无渡出生在在一个天才并出的时代


        那是上天庭最为黑暗的时期,千年第一武神的神武大帝被发现是白衣祸世,上天庭大幅度洗牌换血,除少数几位,高位神官或被贬或流放或境界大损,这些神官距离大道最近自然也能隐隐察觉,所以五年前,随着东流水坠入尘世,修真界便像是被打入灵药一般的兴奋起来


       东流水就插在在缅江中心凸起的礁石上,任谁都可以去取,可谁也取不了。成名修士为了得到东流水大打出手,上天庭的武神甚至也顾及不了所谓的名声亲自下场——所有人都对这把剑志在必得


        缅江的水因为这件事几乎要被染成血江,这场暗地里的厮杀争夺足足持续了五年——直到公无渡出现
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指为剑赢了二十三位被贬人间的武神,折了西陵的樊笼,砸了合虚谷的玉翁仲,破了冥月墓的枯木逢春术,最终令渡劫寺的和尚也只能对他道一声“阿弥陀佛”默许他渡过缅江,取了东流水


        公无渡挥剑,剑气磅礴,一剑即出,竟连汹涌波涛的缅江水也倒流一瞬,一只青背鲤鱼跃出水面


        他欢欢喜喜地将鱼捞进怀里,给了岸边众人一个正眼


        公无渡笑道“我也并不是非要这把剑,只是你们抢了五年,抢得江岸的渔民都绝了营生。家师挑嘴,买不到这缅江的鲤鱼,这才顺便替你们拿了。大和尚,你给我让路,我承你的情,五百两银票,这剑你要不要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,从公无渡学剑算起,方才过了三十年。他用三十年,便胜了那些活了几百岁的成名修士、甚至是以连战的姿态。


        众修士每每回忆至此,都会忍不住略带颤抖。那把剑无人敢要,大家都不要,公无渡便拿白布裹了随手插在装鱼的水桶里。


       当晚,客栈上方天生异象,风雨大作。


        在电闪雷鸣之中,公无渡飞升了


        第二个故事,也发生在公子三十五岁这年


        一剑退江水的公子是个很单纯的剑修,这单纯二字的含义是,公子只会剑,不会其他任何法术


        飞升之后,满身满手鱼血的公子愁眉苦脸地坐在神武大街上


        这时,几名上位神官路过,恰好看到他在此拔草擦手,问“你想要什么?”


        公子就说了决定命运的三个字“有水吗?”


        神官们一听,微微一笑,给了公子一张黄色的手帕


        时隔多年,上天庭终于迎来他们的水师




       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


家有一只猫(=^o^=)

蛋糕